我已授权

注册

查理•芒格的投资建议

2014-07-13 15:26:41 证券市场红周刊 

   新浪知名财经博主佐罗投资札记:一直在琢磨几个怪问题:如果巴菲特一直没遇到查理芒格会怎样?如果查理芒格一直没遇到巴菲特,又会怎样?离开了格雷厄姆、巴菲特后独自一人的施洛斯为什么会将最纯粹的价值投资坚持一生?巴菲特说没有芒格,他不会赚这么多钱,但有了芒格加入的伯克希尔是究竟是靠什么赚得大钱?

  细细品味了大量的芒格言论,我发现他的很大一部分思想并不适合我们普通投资人,其实也不适合他自己,很多方法只适合一个特定的人,那就是:巴菲特!所以他们双剑合璧。

  芒格的言语引人入胜,但归结为简单易行的投资系统很难,没有巴菲特一多半的格雷厄姆的保守价值支持,很容易做信马由缰的投资,其实此前芒格也是为此吃过苦头的,不过后来合璧后的业绩和盛名掩盖了许多问题。

  护城河和持续的竞争优势

  旧的护城河正在被填平,而新的护城河比以前更难预测,所以事情变得越来越难。

  学习过程

  我还没发现有谁能够很快做到(成为一名伟大的投资者)。作为投资者,沃伦•巴菲特比我第一次遇到他时好得太多了,我也是这样的。所以诀窍就在于不断学习。你应该喜欢学习的过程。

  我观察沃伦几十年了。沃伦学习了很多东西,这使他得以(拓展他的能力圈,所以他能够投资像中国石油(601857,股吧)这样的企业)。

  如果你打算成为一名投资者,那么总会有些投资领域不是你完全了解的。但如果你努力学习,不断进步,那么你就能够保证你的投资都会产生好的结果。关键是自律、勤奋和练习。那就像打高尔夫球――你必须努力练习。

  如果你没有不停地学习,其他人将会超过你。

  能力圈及其边界

  我们接触过的事情有很多。我们有三个选项:可以,不行,太难。除非我们对某个项目特别看好,否则就会把它归为“太难”的选项。你需要做的,只是寻找一块特殊的能力领域,并把精力放在那里面就可以了。

  如果你确有能力,你就会非常清楚你能力圈的边界在哪里。没有边界的能力根本不能称之为能力(如果你问自己是否过了能力圈的范围)。那这个问题本身就是答案。

  资本成本和机会成本

  (巴菲特:查理和我不知道我们的资本成本。商学院有教,但我们持怀疑态度。我们只是用我们拥有的资本尽量去做最聪明的事情而已。我们会拿一切跟其他选择作比较。我从来没觉得那个资本成本的计算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查理,你呢?)

  我也不觉得。如果你拿起最好的经济学教材,那是曼昆(注:N•格雷戈里•曼昆1958年2月3日出生,美国著名经济学家。29岁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2003年走入政坛,著有《经济学原理》,《宏观经济学》等经典教材)写的,他说人们作出决定的依据是机会成本――也就是说,真正重要的是否有其他选择。我们决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甚至还有人提出了股本成本的说法。这些人真是脑子坏掉了。

  很明显,关键是考虑各种成本,包括机会成本。当然,资本不是免费的。要算出你的借贷成本很容易,但理论家对股本成本的说法是很神经的。他们说,如果你获得100%的资本回报率,那么你就不应该去投资某个产生80%回报率的项目。这简直是疯话。

  预测的价值

  人们总是喜欢请人来为他们预测未来。很久很久以前,有些国王会请人来解读绵羊的内脏,假装知道未来的人总是有市场的。聆听今天的预测家的行为,就像古代国王请人看绵羊的内脏那么疯狂。这种情况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

  首次公开募股(IPO)

  如果能够使用我们的思维模型,那么你完全有可能找到值得购买的新股。每年发行的新股有无穷多,我坚信你总能抓住一两个机会。但普通人玩新股很容易遭受重挫,所以你要是觉得你是个天才,那就去玩吧,祝你好运。

  对我们来说,新股要么发行规模太小,要么太过高科技――我们不懂它们是干什么的。如果沃伦在关注它们,那我就不知道啦。

  股票、伦勃朗和泡沫

  股票有点像债券,对其价值的评估大略以合理地预测未来产生的现金为基础。但股票也有点像伦勃朗的画作,人们购买它们,是因为它们的价格一直都在上涨。这种情况,再加上股票涨跌所产生的巨大“财富效应”,可能会造成许多祸害。

  (2001年4月,注:是指芒格于当时的讲话,下述同)这是资本主义最极端的时期。20世纪30年代,我们遭遇了过去600年来最严重的大萧条。而今天几乎是过去600年来最兴旺的时期……我们使用“悲惨繁荣”这个词汇来描绘它,因为它产生的后果是悲惨的。

  债券比股票理性得多。没有人会以为债券的价值会上升到月球去。

  未来的市场回报率

  (2000年11月)如果股市未来的回报率能够达到15%,那肯定是因为一种强大的“伦勃朗效应”。这不是什么好事,看看日本以前的情况就知道了。当年日本股市的市盈率高达50到60倍,这导致了长达10年的经济衰退。不过我认为日本的情况比较特殊,我的猜测是,美国不会出现极端的“伦勃朗化”现象,今后的回报率将会是6%。如果我错了,那可能是因为一个糟糕的原因。如果未来股票交易更像伦勃朗作品的买卖,那么股市将会上涨,但缺乏坚实的支撑。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很难预测它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股价将会上涨多高,以及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2001年4月)总的来说,我认为美国投资者应该调低他们的预期。人们不是有点蠢,而是非常蠢。没有人愿意说出这一点。

  (2001年5月)我们并没有处在一个猪猡也能赚钱的美好时代。投资游戏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

  我不认为我们将会看见大多数股票像1973~1974年,甚至是1982年那样,价格跌到令人流口水的低位。我觉得沃伦和我非常有可能再也看不到这些机会了,但那并不是坏事。我们只要继续努力就好啦。

  (巴菲特: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你无法预测市场将会怎样。在日本,10年期债券的利率只有1%。以前谁能想得到呢?)就算日本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美国的情况也不会那么糟糕。在接下来这段日子里,那些普通的高薪投资顾问将不会有非常好的表现。

  垃圾债的短暂崩溃(2002年底)是很奇怪的事情,当时它们的收益率高达35%到40%。垃圾债市场绝对是一片混乱。如果股市也遭遇这种情况——那么不难想像,很快就会大崩盘。

  市场环境

  (2004年5月)说到大环境,我认为它会令那些想要很容易、很有把握地赚到钱的人感到非常痛苦。普通股的估值可能相当合理,但它们不算特别便宜。

  我们的现金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如果我们有很多好主意,我们就不会拥有这么多现金。

  伯克希尔和西科有大量我们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现金。如果算上债券的话,伯克希尔有700亿美元,西科的现金也是多得不得了。我们的现金是有史以来最多的。要是在以前,我们只要沉住气就可以了,我们能把现金派上用场。

  对企业管理层的批评

  篡改盈利数字和做假账

  有那么多钱压在财报数据上,有人想要篡改它们也是很正常的。很多人都这么做,所以出现了谢皮科效应(注:谢皮科是一名纽约的退休警察,1970年代因对警察腐败作证而出名。其经历于1973年被拍成电影《谢皮科》,由好莱坞著名男演员艾尔•帕西诺主演),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没有错,因为其他人也那么做。事情总是这样的。

  现在,它的机制类似于连锁信。由于和诸如风险投资之类的合法活动混在一起,这种做法看起来似乎很体面。但我们正在混淆体面的活动和可耻的活动――所以我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会上说,如果你把葡萄干和大便搅在一起,你得到的仍然是大便。会计学没有办法阻止那些道德败坏的管理人员从事那种连锁信式的骗局。

  逮到行为不轨的管理人员

  伯纳德•埃伯斯和肯•拉伊就像漫画中的小丑——他们很容易被逮到,他们几乎是变态狂。但是要逮到荷兰皇家壳牌公司的问题,就难多了。

  但我们不需要吸取他们的教训,因为我仍然相信埃克森的数据是正常的。

  我想向大家道歉,昨晚提到某些当代的商业巨头时,我说当他们说话时,他们就是在说谎;当他们沉默时,他们就是在偷窃。这句话不是我独创的,(很多年前)就有人用它来描绘那些工业大亨。

  美国企业对特别费的痴迷

  你说这笔费用每年总是会出现,它还有什么特别的呢?

  公司治理

  有个热衷于改革的积极分子说沃伦担任可口可乐公司的董事有悖于可口可乐公司的利益,这种白痴说法对改革事业毫无帮助,反而伤害了它。那些人的傻冒行为破坏了他们的事业。

(责任编辑:郑晓芹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