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资讯 理财故事 量身定做 税务 收藏
专题 投资指导 理财图说 滚动 专栏
 
股票 银行 期货 外汇
基金 保险 债券 黄金
 
理财产品 保险产品
理财宝  理财工具
 
沙龙 论坛
百科 理财答疑

女北漂私生活:经济条件有限 自己也要变得更好

  • 字号
2016-02-03 08:09: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哈尔滨读完大学后,本计划着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就业机会,加上来自家长的压力,小嫣最后妥协,选择了山东老家和东北的折衷地——北京,开始了一个人的北漂生活。

  小嫣,山东姑娘,北漂五年。跳槽,频繁搬家,经常加班到深夜……经历过这些基本的北漂烦恼后,她开始面临“找对象”的新问题。

  2008年夏天,小嫣大学毕业,本打算就留在哈尔滨工作。但由于哈尔滨就业机会少,家长又反对女儿离山东老家太远,双重压力下的小嫣最终妥协,开始了北漂生活。

  回到家中的小嫣放松下来。她生活规律,把时间安排的井井有条,“周末和朋友聚会逛街,或者参加电影观影活动、观看话剧演出,放松的同时提高自己。”

  小嫣的梳妆台,除了化妆品外,还有螺丝刀等维修工具。小嫣笑着说,但凡家里有电器坏了,她自己基本都能修好。

  下班后,小嫣习惯整理房间,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来放松自己。2015年的一份中国家庭发展报告显示,在社会关注的剩男剩女问题上,未婚男性多集中在农村地区,且分布在各个年龄组;而未婚女性更多集中在城镇地区。因此又有一种说法,剩女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很多女性相信爱情、追求爱情,只是因为没有碰到爱情,这才成为了剩女。

  小嫣的包里始终放着一本和工作相关的书。“在地铁上,也会看书,出门坐车必带本书,已经养成了习惯。”除了一本厚厚的书,包里还有雨伞、名片、钱包和化妆用品等。小嫣笑着说,有心理分析说背大包的女人缺乏安全感。

  “放假回家也会被家人催婚,也为此迷茫过”。刚刚过去的七夕节,小嫣是和朋友一起度过的。“对于未来的另一半,我不觉得要有房有车,但希望他踏实、有上进心。”

  “只要自己喜欢,就会全力以赴的做好,就好比找对象,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的,这样才有动力。”小嫣说,之所以努力,是因为这份工作是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影视方面。“我现在一个人还不错,就像有句话说的——遇见你之前,成为更好的自己。”

  胖头鱼&大脸喵。胖头鱼:“09年妈妈去世前一直希望能看到我有个着落,然后我就喊了一句‘谁来娶我!’一周后大脸喵问我‘你还没找到人娶你吗?那我娶你吧。’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frida&木木。frida现在应该生了吧。我印象特别深,那天拍完以后我们一起去吃饭,木同学的先上来了,他非得等我的上来了才开始吃!比我还腼腆。frida有句话特别经典,“本来一挺腼腆的一老外,愣是被她培养成裸模了。”

  三月兔亭&小娜。两人在朝阳大悦城附近开了一家赏心悦目的咖啡馆:CAfe Clark。彼此都是初恋,然后8年恋爱,结婚。老板想对老板娘说的是:“在你最美妙的这些年里一直陪着我,一直很辛苦,也受了不少委屈。我会努力把生活向我们想要的方向推进的。”

  小白&正浩。拖了很久的照片,从去年就跟小白约好要拍照,但是中间因为她婆婆来北京,最近她婆婆回家,所以晚些才拍成。

  毛路&土豆。毛路是四川人,土豆是挪威人。这张照片是在他们居住的胡同房顶拍的

  未然&小安。未然是时尚编辑,小安是4A广告公司AE。未然已经领证结婚,新郎不是小安。

  uta&ubi。独立音乐圈的神仙眷侣,ubi来自大阪,有一个乐队叫做FU得浮遊、uta是旋灵木乐队主唱;ubi现在已经回到日本,接着会去纽约继续自己的音乐梦想,因为他觉得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很少有人能听懂他的音乐。

  黄琳&邓琳。两人均为摄影师,已从一家知名摄影工作室辞职,准备回老家发展。炸炸对他们的寄语是:只要能和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在什么地方那都是天堂。

  花姑娘&二师兄。两人租住在朝阳门豆瓣胡同的地下室。

  LIUZIHUI&弘哥。huihui是学摄影的,还是学生;弘哥是模特,即将去杭州发展。拍摄的时候huihui的奶奶也在,不过是在屋里玩游戏。奶奶是网络有名的潮老奶奶,对她们俩的事情也能坦然面对。

  栗汐&陆一。他们是在intro电子音乐节经朋友介绍认识的,还合了张影,之后谁都没联系谁。直到七夕情人节才走到一起,所以这就是缘分吧。

  弥生&大龙。大龙在鼓楼经营一间画室,弥生是那儿的学员,然后,然后大家都懂了吧。

  应鹏&马谦。应鹏是军械所乐队主唱,他们乐队曾经因为观点太过激进而被禁言;他们现在宝钞胡同开了一家叫帮仓库的酒吧。

  郭诚&陈菲。郭诚,鼓楼独音唱片店掌门人。陈菲,黄燎原助理,二手玫瑰乐队小小助理。

  安娜&陈飙。虔诚的基督教徒;民谣音乐人;Bloody Woods乐队主唱&键盘。

  王然&浩一。俩人都是北京人,现在清河开了一个舞蹈培训班。不过王然还在某国企上班,拍照的时候两人正在为工作室怎么更好的运转发愁。

  杨大哥&杨大嫂。小区门口早市卖肉的夫妇,我很委婉的问杨大哥,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是你想要的吗”还没说完,他就接上话了:“你是想说我现在幸福吗是吗?我觉得我能自食其力,养活一家老小,这就是幸福。”

  刘洋是河南人,来北京八年,做过保安、网管还送过花;曹慧敏是兰州人,跟刘洋同一年来北京,当时她还是卫校学生,在北京实习,住在望京的一个小区,而刘洋则在那个小区做保安,不久认识结婚。他们现在北锣开了一家叫做springcameras的宝丽来相机店。

  常音儿&虫子。很早就关注他们,女孩干净甜美,男孩则透着一股浓浓的艺术气息。目前他们已经结婚两年,本来当天关于他们的拍摄想法都是一家三口的,但是孩子一看到我就哭……所以……临时改了拍摄方案……

  乌托邦瘟疫&FUXIN付欣。

  张瑞欣&小西。张瑞欣是郁乐队吉它,小西是央企电视编导;他们已经在去年五月领证,婚礼在十月。

  顺子&赵梦。顺子是山东人,玩儿乐队的,赵梦是赤峰的。两人在南锣附近的地下室开了一个叫做摩西的排练室。

  狗血小萝莉&鸡血小正太。他们都是西安人。

  越越&伟力斯。越越是学生、长发金属党,即将去荷兰读书。伟力斯是玩乐队的,在九宝乐队弹一种蒙古乐器巴拉莱卡。

  捣蛋鬼张明睿&捣蛋鬼豆豆豆。在捣蛋鬼乐队担任主唱和电小提琴手。两人均来自沈阳音乐学院。

  李画文&郑画武。现在他们在中央美院旁边的一个小区弄着自己的“画文画武古着艺术馆”。

  sam是澳大利人(母亲是华人)、小野是德国人。他们相识于北大中文系古文兴趣班,现租住在北锣附近胡同里的小区,房间很小小到只能放一张床、摆一张书桌,但是这又有什么呢。

  鱼玩桑&wenwen。他们俩是在草莓音乐节电子舞台认识的。

  Miga&蔡老师。“冬天在高架桥高速上车突然坏了,她坐在车里我在车后面等支援车。风很大,我站在显眼处让后面的车注意到我不要撞上来。她下车来看着我,哭了。”两人均为大学老师。

  晶晶&老方。老方是香港人,晶晶是新疆人。他们是在南锣对面的兄弟川菜认识的,当时是08年摩登天空音乐节的afterparty,大家一起在兄弟川菜吃饭,就这么认识了。他们已经结婚。

  白夜格子&肥小鸽。潮州-广州-北京-上海-北京,从03年-12年两人搬了11次家。相恋9年终于在2012年春节结婚了。最幸福的事是一无所有的时候,住着300块钱的广州棠下单间,吃着3块钱一份的炒田螺,看着《电锯惊魂》,坚信着未来会很美好。”

  陈仲&马多多。他们俩在鼓楼的小经厂胡同卖古着,平时也自己做衣服。陈仲是狂热的摩托爱好者,俩人每人一辆摩托车。去年的一次事故俩人在医院躺了小半年,每人身上都有几根钢钉,但就这也阻挡不了他骑车的热情。

  白朵朵&贺斌。白朵是导演,贺斌是录音师,北京电影学院的同学。现在他们的孩子都一岁多了。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理财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