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从比特币矿工到ICO庄家 这位90后已赚得数百万

2017-09-14 09:22:10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90后刘伟谈起比特币,两眼放光。

  来自四川雅安的他出生于小康之家,只有中专学历,没有一技之长可以傍身。但是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善于发现机会的人”。

  从做比特币“矿工”到参与ICO项目,再到“坐庄”、套利ICO项目,刘伟一步步走入数字货币世界,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国内ICO项目监管已尘埃落定,刘伟发起的其中两个项目已清退完成,还有一个涉及代币价格转换还在清理过程中。
  如今,国内ICO项目监管已尘埃落定,刘伟发起的其中两个项目已清退完成,还有一个涉及代币价格转换还在清理过程中。

  下一步,他的目标是去越南“淘金”,只是这一次他还能这么幸运吗?

  1

  靠ICO赚得第一桶金

  2016年夏天,刘伟初次接触到数字货币世界,知晓了这世界还存在一种神秘的工种——“挖矿”。

“一个藏族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活儿,说是‘矿工’。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但后来才发现是真的要去山里‘挖矿’。我当时在深圳的一个‘矿场’里主要负责监督机器(用于赚取虚拟币的电脑)的正常运转,每隔一天值一次夜班。”他感慨道,“和之后的ICO、炒币相比,那时候赚得真是辛苦钱。”
  “一个藏族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活儿,说是‘矿工’。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但后来才发现是真的要去山里‘挖矿’。我当时在深圳的一个‘矿场’里主要负责监督机器(用于赚取虚拟币的电脑)的正常运转,每隔一天值一次夜班。”他感慨道,“和之后的ICO、炒币相比,那时候赚得真是辛苦钱。”

和“矿场”大部队一样,当时他们驻扎在距离刘伟老家5小时车程的康定。
  和“矿场”大部队一样,当时他们驻扎在距离刘伟老家5小时车程的康定。

  “隔壁矿场有时还有几个老外,一看老外大老远地跑过来就知道这个项目肯定赚钱!”刘伟称,当时比特币还没这么贵,所以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些,结果后来价格越炒越高。

北美最大矿场
北美最大矿场

  到了2016年冬天,发电厂由于降水原因电量变小,矿场要搬迁。“但听说要搬去内蒙古,实在太远了。”所以,刘伟选择了留在老家。

坐落于四川省某电站旁边的矿场
坐落于四川省某电站旁边的矿场

  接下来,刘伟又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个“贵人”。

  2017年1月开始,ICO悄然火了。“过完年没多久,有个以前开‘矿场’的老板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跟他做事。这个老板和混迹比特币圈子的人很熟悉,学习了ICO的门道,想自己出来单干。”刘伟称。

  后来,刘伟跟着这个老板成功“发行”了三个ICO项目,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之后,他也成了“老板”,“做庄”了3个项目,“套利”了7个项目,轻松赚得数百万元。

  然而至今,刘伟都没太搞清楚ICO究竟是干吗的。

  2

  监管风暴下“功成身退”

  据工信部调查数据,2017年上半年,我国ICO总计融资26亿元,7月、8月,ICO项目数量更是急剧飙升。

  火爆背后,乱象频发,监管出手。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代币发行(ICO),要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作出清退等安排。

  刘伟告诉记者,他所发起的其中两个ICO项目已经以以太币的形式在平台上返还了,有一个涉及代币价格转换还在清理过程中。

  “清理过程还算顺利。”刘伟称,目前还没出现过纠纷。

  不过,像刘伟如此顺利的应该为数不多,如此大规模的清退,纠纷频发是必然现象。

  七宝网与政务链的“口水战”便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9月12日晚,七宝网负责人张璐萍在直播间进行ICO维权,愤怒控诉前合作方——ICO发行方政务链不配合工作,导致七宝网无法及时完成清退代币工作,并当场下跪。

从比特币“矿工”到ICO“庄家”,这位90后已赚得数百万……
  纠纷的焦点在于谁来承担MIC(小米链)暴跌带来的损失,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这就是现在中国ICO现状的一个缩影。

  在监管禁令陆续发布之后,ICO清退工作立即开展,各平台ICO项目清币退款。但在这风卷残云的背后,除了高位接盘的小韭菜被割的生脆,利益纠纷也是这次整顿工作的主旋律。

  曾参与芯链ICO项目的在校大学生汪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我之前所投入的ETH(以太坊)已退回ICO平台账户,但ETH的价格最近下跌幅度很大,亏了不少。我已经算幸运,有朋友当时入手的ICO项目方的币种至今还没有具体的清退解决方案;还有同学被交易平台或项目方以不到原价1/10的价格强制回收,还有ICO项目拒不退币。”

  这样混乱的清退场面导致了各类ICO维权事件的接连发生。

  3

  下一步想去越南“淘金”

  在刘伟看来,国内ICO监管已尘埃落定,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只不过,刘伟并没有离开带给他第一笔财富的“币圈”,下一站可能是越南,他想去当地发ICO项目。

  为什么是越南?

  “听说越南可能会认可比特币,很多人去越南‘挖矿’。”刘伟头头是道地分析,圈内人说因为越南现在对比特币的前景看好,当地的“挖矿”机器都被抢购一空。这有点像我们一年前的状况,挖了比特币,下一步就是ICO。

  上个月,根据当地新闻服务VNA报道,越南总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已经指示越南中央银行以及财政部和公共安全部,制定一种加密货币法律框架。一项针对政府要如何处理这个过程的评估,预计将会在明年8月份完成。

  一旦评估完成,预计将会在2018年底完成在一个监管框架下承认加密货币所需要的法律文件。

  两个月前,根据越南的计算机组件供应商报告,由于比特币矿工的需求很大,所有具有强大配置和VGA(视频图形阵列)的计算机都用完了。

  现在的越南,处在一个连自动贩卖机公司也为ICO疯狂的时间节点。

  昨天,越南一家运营自动贩卖机的公司Drop foods宣布将通过ICO发行代币Drop coins,筹集9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安装1000个新的贩卖机。Drop coins将会被用于在贩卖机上的交易,也可以实现代币和越南盾之间的转换。

从比特币“矿工”到ICO“庄家”,这位90后已赚得数百万……
但是,ICO项目“出海”越南这件事情真的靠谱吗?

  这个问题需要从不同的出发点分开看,一种是“变质”的ICO项目,纯粹是为骗钱。另一种是科技公司为了输出金融科技。

  以输出技术来谈,氪信CEO朱明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金融科技出海现在是伴随着业务出海发展的,没有业务载体的话纯科技输出很难。

  在朱明杰看来,海外业务刚需是存在的。因为国内互联网金融技术创新力度大,之前就有东南亚甚至欧洲美国的金融机构想与其合作。但是,对处于创业阶段的公司,很难将海外市场作为主力发展方向。这和金融科技的发展路径也是一致的,先业务创新,再科技创新,对东南亚这样的海外市场,存在政策风险,基础设施差,市场环境有差异,只有国内金融出海业务先铺开了,科技出海才现实。

  只是,目前并不知晓刘伟去越南想做的是90%的“纸上ICO”,还是那10%的金融科技。

  据央行人士研究得出的结论,“90%的ICO项目涉嫌非法集资和主观故意诈骗,真正募集资金用作项目投资的ICO,其实连10%都不到。”

  (出于保护隐私需要,刘伟为化名。部分图片为资料图,与本文无关)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从比特币矿工到ICO庄家 这位90后已赚得数百万》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