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倩:剩女经济学,中国没有“剩女”现象

2017-11-23 11:33:07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11月18日,《2017和讯财智女性Power Speech》TED大会在中国大饭店火热开场,本次大会由和讯网副总编辑王丹主持,以“国-家-情怀-我们的时代”为逻辑线,力邀各界榜样女性及男性意见领袖从亲身经历、感悟认知、科学数据等,分享了女企业家的大国格局、她经济时代的自我觉醒、她能量的大智慧(601519,股吧)大情怀。同时,和讯首次发起以经济贡献为指标“她能量新公益奖”,授予通过激发经济动能,以促进社会进步的杰出女性们。经济学人大中华区总裁刘倩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剩女现象,并鼓励当代女性成为爱的源泉,从中生发更多“她能量”。

  以下是根据现场速记整理的演讲全文:

  刘倩:

  谢谢王丹,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剩女”。在开始之前,我想借这个机会来呼吁,从现在开始,大家讲到“剩女”概念的时候都要加上引号。原因是在中国,“剩男”其实是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所谓“剩女”,很多时候是大家主动选择的一个单身的状态。所以从现在开始,像我说的,讲“剩女”我们要加上引号。

  今天我主要想从三个角度来讲:第一,国际上是否有“剩女”现象?第二中国是否有“剩女”现象?第三如果说有“剩女”现象的话,这个“剩”到底是出于数量上的还是结构上的失调?

  在开始之前,所有经济学家谈论任何的问题的时候都会强调我们的前提和假设。今天也一样,我想讲三个前提和假设。

  第一个假设,经济学里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和效用是不可以来进行对比的。简单来讲就是,你是否比我幸福,比我更不幸,这个说法其实是一个相对的伪命题。原因是你只可以知道你自己昨天和今天是否更开心,更快乐,你永远不知道我和你,和其他人进行对比。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当很多七大姑八大姨在劝一个妙龄女子说你要赶紧成家的时候,其实她们不能体会单身的自由和快乐,比如说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者换句话说,一个单身男性,他看到被老婆管得服服帖帖的其他男士的时候,他其实是不可以理解那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甜蜜、幸福和温暖,所以人和人之间的效用是不可以比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下次再有人劝你的时候,他可能是出于好心,但是过度的劝,就会变成一种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别人。这个时候,其实最初的这种关心就会变成一种自私的爱。所以这是第一个前提假设,人和人之间的效用是不可以进行对比的。

  第二个假设,大家都希望结婚,结婚的效用方程很难定义。像我刚才讲的,有的人可能更看重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有的人可能更看重的是诗酒花。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这里就不定义了,每个人有自己对婚姻的定义。

  第三个假设,是指从纯效用的角度来讲,幸福的婚姻效用要大于单身,单身的效用要大于不幸的婚姻。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刚才讲过的“剩”的概念,很多时候是大家宁可选择处于一个单身的状态,因为他觉得可能现在正在处于恋爱状况的这个人,有可能并不一定适合自己。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二的效用是大于三的。今天更关键的是要分析二和一之间的差别。如果说大家都是希望结婚的,都希望在一个幸福的婚姻里的话,从二单身到幸福的婚姻里面,到底差距是什么?

  我想举经济学的一篇文献,《Sex and the City》,这是劳动经济学中非常经典的一篇文献,可能大家听到这个题目很熟悉,因为这是很多人都看过的同名美国电视剧,也有同名电影。我们今天要谈论的是一篇文章,在这里Sex是指的性别。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Lena Edlund写的文章,强烈建议大家去读一下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干净,各种计量经济学处理的非常巧妙。最关键的是,他只谈了一个非常小的点,但是挖得很深。Lena注意到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在全球大城市里面,女性的数量要远远大于男性的数量。而纯粹从人类生物学的角度来讲,平均的性别比应该是1.05:1,男性的数量应该比女性稍微要高一点点,原因是男性的平均生存率要稍微低那么一点点。他会发现,这里举的是47个不同国家的例子,全球各个地区都有。你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到,左右这一栏,在所有这些大城市里面,农村男性和女性的比都是大于1的,也就是说男性比女性多很多。同时,中间这一排是城市的比例,女性都比男性要高,就是男女比例是小于1的。更关键的是这两排之间的差,所有的这些地方你们可以看到,农村和城市的这个比率都是女性的数量比男性相对要多很多。

  这一点很有意思,我刚才讲,从纯生物学的角度来讲,人类的男女性别比例大约在1.05左右。但是在所有这些大城市里面,都是女性的数量更多。为什么是这样?Lena的解释是,简单来讲,是因为城市提供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城市里面男性的平均收入要高于农村男性的收入。所以男性到城市里面来找更好的工作,同时女性到大城市来,找的不仅仅是一个更好的工作,劳动力市场,同时她也要找更好的老公,这是从婚姻市场的角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在全球的大城市里面都有这个问题,就是女性的数量要比男性多得多。

  在这里我想再同时加一点,Lena这篇文章里面,加入了一段在当时很前卫的讨论。古罗马有这么一段文字,解释来讲就是,“母亲的角色是确定的,而父亲的角色是由婚姻而确定的。所以在婚姻不存在的情况下,孩子的监护权只有一位,就是只有妈妈。所以婚姻给父亲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头衔,让男人有了享有孩子和监护孩子的权利”。同时,他要对婚姻进行支付。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Lena的解释就是说,婚姻可以看作是男性和女性来交换资源,从而获取当父亲的一种权利的交换的合同。这是很前卫的一个讨论。但是事实上也是,从演化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女性的确是更有比较优势的一个性别。原因是只有女性有子宫,才可以去繁殖下一代。同时,卵子比精子要更稀缺,女性在生育方面,相对机会成本要更高。所以只有当男性取悦了女性以后,他才可以换得交配权和繁殖权。从所有这些角度里面,都奠定了这个前提。

  所以我们看到的也是,我今天不会具体讲Lena这篇文章里面是怎么处理的,但是确定的一点就是刚才讲的,大城市里面,全球真的有剩女现象存在。在这里我没有加引号,的确从数量上来讲,全球的大城市里面,女性的数量都高于男性。刚才的结论是,女性来到大城市,不仅是因为有更好的工作机会,还有一个更好的婚姻的机会。

  回到中国的情况,中国到底有没有“剩女”现象?直接的答案是绝对没有。下次如果有人再跟你谈这个问题的话,你记得加一个引号,你说中国没有“剩女”。根据最新的全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全国新生儿男女性别比例是1:1.09。什么概念?相当于每出生一个女婴来讲,有对应的1.19个男婴,或者说100个女生对应120个男生,5个女生对应的是6个男生。也就是说,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回头看看你周围旁边的朋友,6个男性里面就平均有1个找不到老婆,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所以中国从数量上来讲,根本没有这个问题。

  我想把大城市里面处于适龄的男女拿出来,和Lena那篇文章一样,我选择的也是20到39岁的,处于在劳动力市场和婚姻市场都是极其稳定的一群人。这个图里面我拿的是将近300个所有全国的地级市的市辖区的人口数据,简单来讲可以想像成这个城区里面最核心的一部分居住人群。在我们这将近300个城市里面,简单来看,颜色越深,性别比例失调越严重。越蓝色,说明男性的性别比例更高,越红色,说明女性的性别比例更高。

  现在看全国的情况是,在全国所有地级市的市辖区里面,在20到39岁的适龄人口里面,我们看到了这个比例是1.05,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比例。属于在1的这样一个比较合适的范围里面,我们看到的是南通和海口。哪些地方男性比例会比较差呢?全国最差的是鄂尔多斯(600295,股吧),鄂尔多斯的数据是1.4。也就是说,每100个女性对应的是142个男性,也就是几乎相当于是每2个女性对应3个男性,就是3个男性里面,就有1个找不到老婆,这是假设大家在20和39岁之间都在当地找的话。所以鄂尔多斯的男性数量是极其之高的。全国女性比例最高的城市是武汉,0.83。

  换一个角度,我们看北上广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北京的数字是1.09,上海是1.07,广州是1.11,全部都比全国的1.05的数字要高。纯粹从数量的角度来讲,越是相对比较发达的地区,男性的数量要比女性额外的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从数量上,没有“剩女”的这个概念。

  从教育的角度来讲,大家都说你不能只看所有的人口,你要看受教育比较高的人口。在这里,我把全国城市人口拿出来,因为受到数据的限制,只能看地级市城区人口的概念。所有的数据都是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经过经济学人智库的分析。在这里同时我们看到一个新的数据,就是如果我们只考虑本科和研究生教育背景的男女性别比例的话是1.06,其中20到29岁男女的比例是0.99。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讨论“剩女”这个概念,只考虑20到29岁这些人的话,的确是女性的数量要稍微多一点点,但是多到可以忽略不计。对于既适合工作,又适合到了婚嫁年龄的人来讲,这个比例是1.06,依然大于1。如果我们不考虑学历的话,全国城市人口的男女比例只有1.0056,这个数据怎么看?你们要看这里的1.0056,一个是要看上面的1.06,这个比较就是说,如果任何一个女性,你要找一个学历和你类似的人的话,这方面男性比你是只多了0.56%而已。但是如果说你是一个高学历的女性,你要在高学历的男性当中去选适合你的人的话,事实上男性要多出来是0.6%。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有没有讲明白,我再强调一遍,在学历类似的人群里面,一般的城市女性只多了0.56%的男性选择,如果你受过本科或者研究生教育或者以上的话,你其实是多了6%的研究生选择。从这个角度来讲,高学历对女性完全是一间好事。

  这个时候大家会说,其实不是这样的,你只是从一个数量的角度,的确是这样的。当我们谈“剩女”的时候,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有人说是女性的曲高和寡,还是说更多的是男性的问题?她没有调整好自己的预期?在这里分析,我想在我们讨论婚姻市场的时候,要把更成熟的经济学里面的这种劳动力市场的分析带进来。我想从两个角度来谈,一个叫摩擦性失业。在劳动力市场来讲,摩擦性失业是最正常的,因为所有人在找工作的时候,都不可能一夜之间,我今天想找工作,下一秒钟就会找到一个工作。对于雇主来讲也是这样,我今天有一个新的职位,也不可能下一秒钟立即就会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人。

  从这个角度来讲,所有让你找到适合的工作,还是让你找到适合的另一方的时候,都是要寻寻觅觅一段时间的,不是说在某一个点,这个人,这个工作不合适,或者你现在属于单身的状况,就说明你将来找不到更合适的另一方。当然,劳动力市场上,我们也有因为自己太失意比较沮丧而退出的,这是自己的选择。回到婚姻市场的讨论来讲,有一段时间的空窗期是很正常的,这是摩擦性失业。但是在找工作的时候,不会太急于为了一个工作而要找工作,因为这个时机可能并不适合你,或者雇主也不会觉得你是非常匹配的,或者你和公司的同事处不好关系,这样的话,对于公司或者你个人来讲都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情。所以你要记得,摩擦性失业,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记得,要去寻寻觅觅,要主动找,不要被动找,即便有真命天子出现的时候,他也不会掉到你头上,这是摩擦性失业的概念。

  更主要的,我们在谈论“剩女”这个概念的时候,是在分析男性和女性的期待值。经济学上我们总是会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我今天也从这个角度来讲。先看供给,先看女性。在这方面最开拓性的研究是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进行的,其最主要的中心思想就是当女性的教育水平提高,就业机会提高,收入提高的时候,传统的这种男性赚钱养家的婚姻模式的吸引力对女性就下降了。所以从纯供给的角度来讲,女性就会觉得,我从这种固有的模式可得到的回报在下降的时候,她希望进入到劳动力市场或者婚姻市场的这种供给也会下降,这是一个角度。但是这是比较偏理论的,我觉得同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其实很多女性是有不太合实际的双重标准。我这里找了这么一张图,我等一下和大家解释为什么。原因就是说,还是我们说劳动力市场,你觉得会有一个所谓钱多事少离家近,各方面都非常完美的工作吗?如果没有的话,同理可证,很多女性希望,比如徐静蕾说我只要求你负责单纯、善良、帅,但是是不是所有的女性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很多时候女性又希望对方单纯、善良,又希望高富帅,又希望对方的事业都非常成功,但是同时还要每分每秒陪在你身边。你又希望对方是一个暖男,又希望对方是一个真命天子,像龙一样。如果有暖龙这么一个概念的话,这是一个非常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我们今天在网络上想找一个暖龙的形象很难找到,即便在卡通片里面,这也是过于高的期待。我们回到摩擦性失业,我们要主动去寻觅,在周期性失业的时候,同时不要过于把自己的期待值放到一个不正确的地位。因为如果这个期待值错误的话,真的遇到你的Mr.Right的时候,你会把它错过。

  我们从男性需求方的角度来看一下这个问题。首先我想强调的是,很多时候大家在讲“剩女”概念的时候,都会把批判的声音放在女性,但是相对来讲,对男性批判的声音要少很多,但是其实男性供给方这边,也是有很多我们可以探讨的地方。我想分享其中的一篇文章,是哈佛大学的Jisoo Hwang的一篇文章,是Gold Miss,是很类似于“剩女”的叫法,还提到了“准婆婆”。很多男生不太愿意接受高学历,并且把家务活外包出去的职业女性。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的经济快速发展,当女性的教育和经济地位上升的时候,社会的文化和人们的心态都没有及时快的进行相应的调整的时候,男性和女性之间的预期和期待就会出现误差和问题。他在研究的时候提到一个叫“准婆婆”的概念,他会看,如果这个可能将来会成为你婆婆的人,如果“准婆婆”她是受过比较好的教育,并且她自己有工作的话,那她儿子能娶到一个好媳妇的概率,甚至包括娶到媳妇的可能性都要提高很多。

  同时,他在进行研究对比的时候,他用日本和韩国的男性,进行了两组对比。一个就是原来的日本和韩国的男性,另外一波是和他们非常类似的人,从小就到美国,在这种可能相对比较现代化的男女平等概念下成长的时候,他会发现同样的两波人,如果他们在现代的环境下成长的话,这些男性和女性他们结婚的概率都会提高很多。也就是说,当“准婆婆”的这个概念更好,男性把自己的期待值调整得更好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对男性和女性都非常好的一个结局。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刚才讲了摩擦性失业,讲了结构性失业。特别还是要强调一点,就是所有我们刚才讨论的东西,不管是供给方还是需求方,都是出于当女性的地位上升,但是男性却没有及时的进行调整。如果男性也愿意选择单身剩下的话,这的确对全社会来讲都是一个很大的福利的丧失。

  我们能做点什么?有这么几个简单的建议:一是不要为摩擦性的失业或者失恋而沮丧,我刚才讲过,所有摩擦性的失业都是非常正常的,但是要记得,当摩擦性失恋出现的时候,你要主动的去寻寻觅觅;二是合理调整婚姻的期待值,男性和女性都是如此,首先你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恋爱而恋爱,就是不要去凑合。但是同时,你要合理调整自己的期待值;三是当我们暂时没有工作的时候会做什么?我们会去培训,给自己充电,让自己的生活精彩起来。同样在你还没有恋爱或者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你也应该把自己的价值继续的提高,这一点最重要。

  最后我还想分析,我这一段时间听到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叫Happy Baby,快乐宝宝的说法。小孩子都非常可爱,当小孩子们需要你的关注,需要你的爱的时候,他会以哭闹的形式去跟你要。但是事实上越是哭闹的这种形式,越会让你觉得,我不要去抱他,他可能哭闹的让我不是很开心。但是同样是这个宝宝,如果他自己非常开心,他玩得很开心的时候,你额外的非常想去抱他和亲他。这个事情很矛盾,宝宝哭和闹是希望得到你的关注和爱,但是宝宝越哭越闹,相反你会把这个爱推得越来越远。当宝宝自己非常开心的时候,就会吸引来更多的拥抱,更多的吻。

  回到今天我们探讨的“她能量”,如果你想得到更多的爱的话,我们刚才有三个很具体的建议,就是不要为这种摩擦性的失业而沮丧,自己要及时充电。但是同时你要记得一点,从能量上来讲,如果你想得到更多的爱的话,你要自己先成为一个爱的能源。我想以Happy Baby作为一个结局,收获她能量的秘密:你自己成为一个爱的源泉,你就会吸引来更多爱的源泉。要记住,全球是有“剩女”现象的,中国没有“剩女”现象,谢谢!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刘倩:剩女经济学,中国没有“剩女”现象》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