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潮歌:又见王潮歌

2017-11-23 11:33:40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11月18日,《2017和讯财智女性Power Speech》TED大会在中国大饭店火热开场,本次大会由和讯网副总编辑王丹主持,以“国-家-情怀-我们的时代”为逻辑线,力邀各界榜样女性及男性意见领袖从亲身经历、感悟认知、科学数据等,分享了女企业家的大国格局、她经济时代的自我觉醒、她能量的大智慧(601519,股吧)大情怀。同时,和讯首次发起以经济贡献为指标“她能量新公益奖”,授予通过激发经济动能,以促进社会进步的杰出女性们。导演王潮歌女士荣获时代推进者奖项,并发表演讲,讲述自己对于创作的坚持不懈和身为女性与这世界相处的态度。

  以下是根据现场速记整理的演讲全文:

  王潮歌:

  谢谢。这个题目很好,《又见王潮歌》,我挺喜欢的。我跟王潮歌挺熟的,从她出生一直到她今天,我一直伴她左右。我看着她,对她有好奇心,我不知道她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我一直看着她,我看见她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北京的一个重点中学上学,但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老是垫底的,老有不及格。所以在同学的面前,她并不能够用很张扬的姿态走来走去——因为在一个北京的重点中学,学习是你唯一可以抬起头来的资本。这个时候,这个叫王潮歌的她就想,我能不跟你们拼学习吗?我能拿我的一己之长作为我以后生活、工作和让你们看得上我的一个资本吗?当然她热爱文学,所以她就想考戏剧学院。戏剧学院不招文学生,查来查去就学了导演了。导演一干就是一辈子,连副导演都没做过,她唯一的一个职业就是做导演。

  我看见这个叫王潮歌的人,在她20出头的时候,因为长得也不算难看,性格也挺好的,所以招引了不少的年轻的小哥哥冲她抛眉眼。这个时候,这个叫王潮歌的人,她其实有好多的选择,比如说嫁一个可以当饭碗的男人,比如说嫁一个可以当大山一样靠着的人。但是她没这么干,她嫁给了一个她喜欢的人。从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决定了,她在未来的时候,她的手端起的碗是要自己往里放米的,她要吃自己劳动的成果。而不是把碗伸出去,交给别人说,要吃你那碗饭。

  我看见这个叫王潮歌的人,她开始做一个非常不容易的工作,叫导演。大家知道,导演跟画家、音乐家不一样,他们一个人就能把这个工作做了,开始创作。但是导演不行,他要有非常多的人,他要有非常多的钱,他要有非常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一次创作。为了得来这样的机会,一个年轻的,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开始上路。我的第一部作品是一个电视剧,叫《暑假里的故事》,我拿到这个《暑假里的故事》,我是拿着仅有的20块钱,到北京的电报大楼翻黄页,开始给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打电话。当时我做的是一个独生子女教育的剧本,我想找到计生委,能够给我有这个投资。当时我才大学三年级,就这样一点点的我拍成了第一部戏,现在我的女主角也很有名,她叫巩俐。我们两个都是处女座,我很激动,她也很激动。从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个不容易的创作成为了我生活的一个底色。这个底色,它把我塑造成一个很刚强的人,一个很有毅力的人,一个不容易折断的人。

  我看见这个叫王潮歌的人30多岁的时候,开始做她的另外一个系列的作品,现在大家俗称叫印象系列。第一部是《印象刘三姐》,我还有两个搭档,一个张艺谋,一个樊跃,因为这两个搭档,一个非常英俊,一个非常有名。所以又有人说,你可以跟他们齐平,叫铁三角之中的一角,你是凭什么?这个时候我就非常敏感,马上说,我当然是凭我的才华,你以为凭什么?因为当人们看到一个女性跟男性在一起工作的时候,他们马上会联想到你是因为什么得来的。当一个女性开一辆好的车的时候,马上说这是一个男人给你的吧?当你在一个公司里面可以升职的时候,马上说,你跟老板是不是有一腿?我去,忍不住脏话一下。我不是,我凭我的才华,凭我的辛苦,凭我坚定不移的意志力。和北大的艺术家们合作,来完成我一个又一个的作品。我又看见这个叫王潮歌的人,后来跟我两个搭档也是说,以后见,他自己又开创了一个新的系列,叫“又见”系列,这个“又见”系列,自己做编剧,自己做导演,在山西的平遥第一部,然后五台山,然后又有又见敦煌,一个一个这样探索下去。

  就像刚才主持人说的那样,到现在每100个中国人,就有3个看过我的作品的。每天都会有一两万人在全国不同的地方来同时观看我的演出。这在中国历史上来说也是鲜见的,一个只靠演出,只靠票房可以达到上百亿,可以让几十万人获益,它周边有一个非常大的生态圈,可以把一个地方人的精神、文化的脉络和我们的情感阐释出来,放在这儿。可以跟很多国外引进来的大片、音乐剧,可以站着稍微对抗一下,说你有你的,我还有我的,有这样一个劲儿,确实特别的不容易。

  我觉得看见一个叫王潮歌的人,首先看见的她是个女性,她不是一个男的。当看到一个女性的时候,很容易在女性的后面加了非常多的界定,比如说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瘦不瘦,够不够温柔,她是不是一个母亲,是不是一个女儿,她是不是一个前卫的人,她是不是头发长,有好多。当在女性的特点里稍微增加一点,比如她很内敛,很果决,她还很坚韧,她还很聪慧,她还很勤奋的时候,马上这个标签换了,女强人,要不然就是一个半男不女的人。谁跟你说女性是一个种类?就得低眉顺眼?就必须含羞带臊?稍微年长一点,这个女的就必须婆婆妈妈,必须唠唠叨叨?必须说孩子,你这怎么样,那怎么样?就必须得偷看老公手机,说和手机里那个小妖精怎么回事?就必须在大广场上当着众人面无表情的跳广场舞?这是对女性的描写吗?我们就必须在衰老的时候,满脸皱纹,倚着门框看着远去的孩子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一眼?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不是女性全部的样子,我们对待妻子,对待母亲的那种对女性的形容,我觉得只是女性所有样子其中的一个。

  还有一种女性,自强、自信、才华横溢,不抱怨、不躲闪,她们愿意跟男性承担相同的社会责任,她们愿意站在她们的丈夫面前说,不用,没关系,你不用每天一定按时回家,忙你的去,因为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忙。她们可以站在她们的孩子面前说,孩子,可能我不太会给你把屎把尿,顾及你的学习,但是我可以做成你的榜样,我可以让你站在你的同学面前说,知道吗?我妈是谁谁谁。我们可以在年老的时候,头发全部花白的时候,依然保持高贵的仪态,我们依然可以有机会,有资格站在万人的前面,说你们听我讲,这也是一种女性。未来这样的女性是否可以被当成榜样?我们是不是不要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把那种含辛茹苦的,在街上扫街或者在一个乡村里只盼着孩子回来的那样的女性做成我们的榜样?我们可不可以跟我们的男人说,跟我们世界的另一半男性说,你可以不爱我,但是我会让你欣赏我。我们可以吗?如果可以,我觉得我就是那个样子,我可以通过网络,通过这样的机会告诉你,在网络前面,在电视机前面,或者通过手机各种各样的地方,看到我的人说,也有一种女性的美,是王潮歌这样的美。

  我看见这个王潮歌在一点点衰老,我看见她一步一步走向生命的尽头。但是我依然对王潮歌好奇,我依然不知道她下一步将迈向哪里,我依然不知道她将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给这个世界再来一个小惊喜。我看着她,然后一步一步走好,如果你们各位愿意的话,一起看看她,谢谢。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王潮歌:又见王潮歌》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