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璟:我的艺术和人生

2017-11-23 11:34:22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11月18日,《2017和讯财智女性Power Speech》TED大会在中国大饭店火热开场,本次大会由和讯网副总编辑王丹主持,以“国-家-情怀-我们的时代”为逻辑线,力邀各界榜样女性及男性意见领袖从亲身经历、感悟认知、科学数据等,分享了女企业家的大国格局、她经济时代的自我觉醒、她能量的大智慧(601519,股吧)大情怀。同时,和讯首次发起以经济贡献为指标“她能量新公益奖”,授予通过激发经济动能,以促进社会进步的杰出女性们。青年画家王璟分享了自己和疾病作斗争的经历,向听众传递了面对人生坚毅、勇敢而乐观的态度。

  以下是根据现场速记整理的演讲全文:

  王璟:

  非常感谢主办方,能够邀请我作为此次活动的嘉宾来分享我的故事。

  当我收到主办方的邀请函,看到演讲题目《艺术与人生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因为我知道,以我的年龄、人生阅历、知识储备,无论是讲艺术还是讲人生,这两个命题对我来说未免都过于宏大。我想我只能根据我自身的经历,来讲一讲《我的艺术与人生》。希望通过我今天的演讲,能够传递给大家这样一个信念,那就是无论我们的人生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无论我们身处何地,无论我们遭遇什么样的困难或者挫折,我们都可以收获人生的幸福与快乐。

  首先,我想给大家看几幅我的作品图片。我来邀请大家猜测一下我画的这些是什么。我画的是细胞,颜色很鲜艳。我画的是何种类型的细胞呢?癌细胞。我想在座的各位一定非常好奇,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样一个题材?

  2014年的12月31日,是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个日子。那天我约好了和朋友一起去国家博物馆看雕塑展。就当我穿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一阵刺骨的寒风向我袭来。我记得那天北京的天气特别晴朗,天空很蓝,太阳十分的耀眼。而我当时心里面想的是,也许这样刺骨到令人难以忍受的风,下一个冬天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感受得到。因为就在这之前的几天,我刚刚去医院做了一个乳腺的穿刺检查,结果有可能就在今天出来。就当我在展厅和朋友一起看展的过程中,我接到了一通电话。是的,化验报告出来了,乳腺癌,恶性。我记得当时脑袋嗡地响了一下,我一只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扶着展厅的墙壁,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倒下去。挂断电话之后,我在朋友的陪同下在展厅外的长椅上坐了很久很久。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癌症会落到我的头上。我自认为自己一直是一个热情、开朗、积极、乐观、上进,无论是对师长还是对朋友都十分热情的一个人,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好人,我不明白我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上天要这样惩罚我。那年我才28岁,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多,我还有很多想要去珍惜的人,很多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很多很多美丽的风景想要去看一看。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可能马上就要结束了。

  很快我就住院了,我出生在一个非常平凡而普通的工薪家庭,在正式治疗开始之前,医生预估的治疗费用很可能将我的家一下子拖垮,可是一向独立好强的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于是我在朋友圈公布了我生病的消息,并且表达了我希望通过出售自己的作品来换取治疗费用的愿望。我没有想到,有那么多的老师、同学、朋友、同事、学生,甚至一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帮我大量的转发。在导师的帮助之下,很快我的作品得以出售,治疗费用的问题得到解决。

  接下来我开始了常规的治疗,经历了四个多月八个周期的化疗、手术,30次放射性治疗以及长达一年的靶向治疗,还有从始至终不断贯穿其间的内分泌治疗。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的生理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压力。于是,我花了许许多多刚才给大家展示的癌细胞的切片化验图像,还有一些带有伤痕的自画像。这是穿刺完之后贴着绷带的样子,化疗之后头发都掉光了,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接下来的人生,于是我画了双手捂着脸的自画像。我时常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恐惧,一种即将要消失掉的恐惧。手术完之后,带有伤痕的自画像,曾经有一段时间我陷入了深深的抑郁状态,我每天都在家里哭,我不愿意出门,我不会说话,这幅作品表达了那种如鲠在喉的窒息。手术完了之后新长出来的眉毛,但是那个时候头发还没有长出来。

  我想那个时候即使是双手捂着脸,可是我依然在指缝当中看着这个世界,我对这个世界有深深的眷恋。放疗的那段时间,身体上做了很多定位的标记,每天回到家要涂上厚厚的药膏,以防止放疗的地方过敏或者溃烂。当然身体上是非常难受的,我的心情很沮丧,于是我把自己的脸涂黑了。但是我仍然抱着一种也许我还能够好起来的这种愿望,于是我在自己的头上画了一只大鸟,我希望自己能有一天还能够像一只鸟一样在天空当中自由的飞翔。那个阶段我不敢照镜子,我时常觉得一种即将要消失掉的恐惧,我不愿意照镜子,觉得自己的面容是模糊的,于是我画了很多没有五官的自画像,还有一些伸向天空的无助的手,对着镜子的自画像。在无数个难以入睡的夜里,我觉得那种恐惧和黑暗的情绪不断的向我涌来,所以我画了很多涌向自己面庞的手指,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接下来的人生。

  就这样,在治疗的16个月时间里,我画了大约两百幅左右的作品。2016年的下半年,当我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以后,2016年的年底,我举办了一个个人画展。在展览的自述当中我这样写到,最初确认和治疗的那些日子里,每当我被噬骨般的疼痛吞没,被无边无际的痛苦裹挟时,我并不明白,这是上天给我的一个很深的祝福,一份关于生命和灵魂的礼物。每当我感到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只能拿起画笔画下孤独,无数次的对自己失去耐心,一次又一次的将画笔扔掉,再一次又一次的捡起。绘画成为我能够抓住的唯一稻草,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绘画拯救了我。

  颜色在画纸上游移的过程是我安抚情绪和构建心理平衡秩序的方式,也是在精神上自我治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包含了内心深处的胆小、慌乱,对未知的恐惧,对疼痛的抵御,对生命的思考和平复后的宁静。是绘画教会我理解、接纳、包容自己无法面对的负面情绪,是绘画帮助我整合分裂的自我,拼贴我无法磨灭的支离破碎,也是绘画教会我与孤独为伴和自我相处。而我渐渐地明白,绘画的过程就像生命的历程一样,它本身行进的过程就是到达。

  就这样在艺术的帮助之下,我推开了走向自己内心世界的大门。随着画笔走向我的内心,我也渐渐地明白,其实癌症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落到我的头上来的。是我创造了我的疾病,正是由于我对自己总是苛求十分完美,事事样样处处都要争强好胜,如果这次做不好,下次一定要做好,如果这次做好了,下次还要再做得更好,我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不够完美。我总是对自己批评、指责,提各种各样的要求,我不断的在追求荣誉、奖状、进步、成绩。在给自己带来巨大压力的同时,我也没有按照好好的生活习惯去规划自己的生活,一些不良的作息和饮食习惯才导致了我的疾病。当我意识到是我创造了我的疾病的时候,我反过来推理,其实我也可以创造我的健康对吗?我开始渐渐学习不要再去评判自己,不要再去苛责自己,我对自己说很多鼓励的话。

  就这样,随着包容我那些负面情绪,我渐渐地发现我也可以包容我生病这样一个事实,我不再把癌症当做我的敌人。我发现当我把癌症看作一个敌人的时候,我始终处在一种对抗、恐惧、焦虑这样一种情绪当中,我把癌症看作是一个灾难性的事件。而当我转换了自己的视角,把它当成我自身的一部分,把它当做我最亲密的朋友。我才明白这是上天给我的一个很深的祝福,它时刻提醒着我,我活着的每一天是多么的珍贵。

  就这样,我学会了切换自己的视角,每天醒来,我会感谢自己仍然能够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世界,感谢我的导师,谢谢坐在台下的老师,谢谢每一位收藏我作品的朋友,谢谢所有的家人,谢谢朋友打来的安慰的电话。走在路上我会谢谢我的双脚带着我移动,我会谢谢大地,谢谢太阳照耀着每一个人。下雨了,我会仔细去听听雨滴的声音,谢谢我喝下的每一口水,谢谢上天赐予我们美好的食物。我发现我需要感谢和去爱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拥有的东西也太多太多。就这样,我用爱和感激的心态,渐渐地取代了黑暗和恐惧。而我也从每天躺在床上爬不起来,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希望,手术完之后胳膊只能抬到30度角,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左边这张照片是我这个礼拜三刚刚学会的头倒立,我从来没有想像到自己可以做到这样。

  其实为了让我能够好起来,我真的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努力和尝试。其中有一个朋友推荐我去参加一个课程,在这个课程当中,除了要学习很多人体的运作原理,学习一些健康的知识,还要喝掉大量的新鲜的生的蔬菜水果汁来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代谢掉体内的毒素和垃圾。在这个课程当中,要喝掉黄瓜汁、冬瓜柠檬汁、胡萝卜汁、苦瓜汁、梨汁、芹菜汁。有一天午休过后,胡萝卜汁来了,我非常开心地说了一句,太好了,我最喜欢胡萝卜汁来了。当然坐在我旁边有一个女孩,她说了一句,我最讨厌喝胡萝卜汁。我当时很纳闷,还会有人讨厌喝胡萝卜汁吗?我说我最讨厌的是苦瓜汁,她说我还挺喜欢喝苦瓜的。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喜欢或者讨厌苦瓜还是胡萝卜和苦瓜和胡萝卜它们本身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是我们自己的喜好,是我们的感受带来了对事件本身的一个判断。就像癌症的发生,它也许只是一个中立的事件,而我如何看待它?我对待它的态度决定了我的人生发展方向,决定了我每一天的生活质量。

  我从喝这些蔬菜水果汁当中回到了非常深刻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平等。我想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在大家过往的生命经验当中,有没有人从来没有体会过快乐的感觉,请举手示意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快乐的感觉,有吗?有没有人从来没有体会过悲伤的感觉?有没有人从来没有感到过兴奋、紧张、孤独?有没有人从来没有遭遇过来自他人的误解?有没有人可以说从来没有误解过他人?有没有人从来没有见过新出生的婴儿?有没有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亲人或者朋友的离去?有没有人从来没有遭遇过挫折和困难?看来我们大家的人生其实都差不多。

  我从喝果汁当中学习到了,我不能平等的面对胡萝卜,不能平等的面对苦瓜。可是我们的人生也是这个样子,我们能不能够平等的面对每一种境遇?我们能不能平等的面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所有的人?无论他是男女老少,无论他是高矮胖瘦,无论他健康或者残疾,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我们能不能够允许自己每一种境况的发生,大多数人通常都能够接受自己,站在高高的山坡,去享受成功的快乐。可是又有谁能够平等的面对自己跌落到深深的谷底?去品尝失意的滋味?也许我们总是喜欢自己漂亮、年轻、富有,可是当我们衰老、生病的时候,我依然能够爱我自己吗?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能永远爱自己吗?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用这种平等的心态、慈悲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个生命,那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下面我想分享给大家一段我很喜欢的一个印度哲学家奥修曾经说过的话,“人生盖棺定论时,名誉声望都不重要,在生命最终结算时,唯一重要的是你如何活出生命的每一个片刻。它是喜悦的吗?它是庆祝的吗?你会因为小事而感到幸福快乐吗?洗澡、品茶、拖地板、在花园中闲逛、种树、与朋友聊天、静静地坐在你挚爱的人身边,或是看着月亮,或是倾听鸟叫的声音,在这些片刻里,你感到快乐吗?每一个片刻是否都蜕变成为灿烂的幸福?每一个片刻是否都散发着喜悦的光芒?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最后,我想以一张照片来结束我的演讲。这是一张著名的照片,1990年旅行者一号即将飞出太阳系的时候,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命令它回头再看一眼,拍摄了60张照片,其中一张上正好包括了地球,图中的那个亮点。1996年,天体物理学家,著名科学作家卡尔萨根就此说过一段非常著名的话:在这个小点上,每个你爱的人,每个你认识的人,每个你听过的人,以及每个曾经存在的人,都在那里过完一生。这里结合了一切的欢喜与苦难,数千个自信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每个猎人和搜寻者,每个英雄和懦夫,每个文明的创造者与毁灭者,每个国王与农夫,每对相恋中的年轻爱人,每个充满希望的孩子,每对父母,发明家和探险家,每个教授道德的老师,每个贪污政客,每个超级巨星,每个至高无上的领袖,每个人类历史上的圣人与罪人,都住在这里。一粒悬浮在阳光下的微尘。

  我想面对浩瀚的宇宙,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像一颗小小的尘埃一样。可是就在这个美丽的小小的蓝色星球上,我们渡过着生活当中的每一天,我们欢笑,我们流泪,每一个生命都是如此的伟大。当我反观过去的自己,身处黑暗和绝望的境地中那个自己。我才明白,人生没有不完美的时刻,即使是那样黑暗的时刻,它让我认识到我自身内在深处非常强大的生命的力量。所有的时刻都是金黄色的,所有的人也都是特别的。我希望通过我的演讲能够传递给大家爱与感激的信念,生活的过程也像绘画的过程一样,它是一个持续不断创造的过程。而我们在生命的画卷上画下什么,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决定。我衷心的祝福每一个生命都能够生活在平静、喜悦和富足之中,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王璟:我的艺术和人生》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