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股市黑嘴变脸重出江湖 投资者陷喊单陷阱血本无归

2018-02-23 07:37:31 第一财经日报  崔澈 王晓嘉

  国际黄金价格近来维持高位强势震荡的格局,却有不少投资者因为深陷正乾方(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正乾方”)设置的“喊单陷阱”,黄金投资短期之内便产生较大亏损,甚至血本无归。

  正乾方通过制作各类形式夸张的股评节目,以免费推荐股票和免费投资课程为诱饵,引诱投资者加入“股票交流群”,在分析股票的间隙,向投资者推荐金银贵金属或者原油现货交易,并且伪装成各种角色诱骗投资者开户入金,然后进行所谓“一对一辅导、老师喊单”,忽悠投资者频繁交易,步步深陷亏损陷阱。

  然而,正乾方的这种“吃佣金”的业务和盈利模式是如何演变而来的?公司又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背景?第一财经记者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和梳理,操控者惯用的设局手段和贪婪的嘴脸渐渐浮出水面。

  变身戏法

  2017年1月,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举办第三次会议,针对各地涌现的现货对赌电子盘和非法期货交易,在全国展开了一轮“回头看”监管,被喻为交易场所“史上最严监管风暴”。

  公开信息显示,西北地区某商品现货交易中心(下称“现货交易中心”)位列清理整顿的名单之中。

  2017年11月30日,在一起投资者起诉该现货交易中心及其会员公司非法期货交易的案件中,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终审判决。判决书显示,由于该交易中心及其会员公司拒不提供证据,法院无法判断交易性质,因此以非法侵占罪判该交易中心及其会员赔偿投资者全部22万元投资款,并按年化3%支付利息。

  现货交易中心在2017年3月被叫停后,该交易中心客户最多、交易量最大的会员公司宁夏大有荣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有荣泰”)不得不另谋出路。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了解到,这家叫正乾方的公司正是大有荣泰“变身”而来,且核心成员和多数员工都来自大有荣泰。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7年3月21日,大有荣泰的公众号shdyrt518停止更新。3月22日,正乾方公众号shzqf518开始运营。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虽然上述两家公司股东并没有交叉持股的情况,但却由同一个核心团队运作。

  记者通过天眼查梳理发现,原在大有荣泰任高管的高某是正乾方的二股东、持有40%股权。大有荣泰的关联公司、现货交易中心的另一会员宁夏大有荣逸大宗商品经营公司(下称“大有荣逸”)股东胡某和吴某都曾是正乾方的股东。正乾方世博馆路分公司负责人石某曾在大有荣泰任后台经理。

  另外,记者调查发现,大有荣泰运营主体在上海,公司办公场所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大唐国际广场,与正乾方起初的办公地址在同一楼层;原大有荣泰的客服电话,与正乾方启用的客服电话的号码相同。

  记者调查了解到,两家公司的股评分析师、客服助理人员也高度“重合”。原大有荣泰分析师彭某龙、林某峰等人转入正乾方担任股评分析师,两公司多名分析师助理名字相同。虽然为同一核心团队,但正乾方的主力运作品种已经从大有荣泰的原油现货转向黄金现货。

  在客户推广方式上,正乾方和大有荣泰更是如出一辙:以免费推荐股票和免费投资课程为诱饵,把投资者拉进小群,在分析股票的间隙,向投资者推荐金银或者原油现货投资,并且伪装成各种角色诱骗投资者开户入金,然后进行所谓一对一辅导、老师喊单,忽悠投资者频繁交易。

  对于大有荣泰从事的所谓原油和白银现货交易,证监会在交易所清理整顿文件中是这样描述的:这类交易场所自身不形成价格,引入外部价格,由会员公司和客户进行对赌,客户亏损即为会员盈利。会员可以利用信息优势或操纵价格曲线,导致客户普遍亏损。

  来自浙江的郑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曾在2016年9月底成为大有荣泰的客户,最开始小有盈利尝到甜头,对“喊单老师”信任有加,随后“喊单老师”鼓励郑女士重仓做单,结果她仅一个交易日就亏损了106万元。

  大额亏损之后,焦虑的郑女士渴望尽快挽回损失,在大有荣泰“老师”的辅导下频繁操作,亏损面进一步加大,短短两个月里,头寸亏损加上手续费损失一共高达182万元。

  与大有荣泰“对赌模式”不同的是,正乾方却是为正规交易场所的会员单位做代理。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正乾方运作团队的这一转变在于规避法规的约束和监管,事实上,夸大投资收益,引导客户频繁交易,攫取大量手续费收入,违反监管和业务规则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这些交易的欺诈方式与之前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但是一些投资者因为网络上的推广和宣传,开户进行交易,产生纠纷时又难以找到这些机构违法违规的证据,因此,这类交易产生的损失通常难以挽回。”寻真律师事务所王德怡表示。

  “股票黑嘴”重出江湖

  随着调查的深入,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发现,这家以免费推荐股票、预测股票走势为名,吸引大量投资者频繁交易黄金现货的服务机构,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竟是八年前被证监会禁入证券市场,并因内幕交易受到重罚的熊碧波。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7月,熊碧波因为违规从事证券咨询被禁入证券市场7年。

  根据监管文件,2005年8月至2006年3月,熊碧波实际控制的上海天力投资顾问公司(下称“上海天力”)等公司制作股评节目在多家卫视频道播放,节目含有“大盘完全在我的把握中”、“风险少赚钱快”、“包揽市场所有涨停”、“随便买,随便赚”等虚假、夸大、误导性的言论,甚至还向投资者承诺收益。

  在上海天力被证监会处罚后,熊碧波又控制不具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的上海主升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继续制作股评节目在多家卫视频道播放,并且兜售含有证券投资分析、预测和建议的文字音像产品。

  证监会认为,上海天力等公司的违法行为产生了严重危害后果,认定主要责任人熊碧波等人7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汪勇军等人3年内禁入证券市场。

  而2013年,熊碧波又因为内幕交易天业通联(002459,股吧)(002459.SZ)股票再次被证监会行政处罚,从重罚款60万元。

  不过,随着近年来各地现货交易平台纷纷设立,非法期货交易活动日益猖獗。在证券市场还未被“解禁”的背景下,已经加入外籍、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熊碧波并不甘就此寂寞,他似乎又看到了东山再起的机会,着手重出江湖。

  2013年,福建润银投资有限公司(已注销,下称“福建润银”)成立,熊碧波担任董事长,该公司是福州某商品交易所最大的会员单位之一,员工曾多达460人,招揽客户进行白银对赌交易。

  2014年,四川润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四川润易”)成立,熊碧波担任董事长,公司为福州某商品交易所、大庆某交易所会员公司,从事原油现货对赌交易。

  前述现货交易中心原相关负责人、接近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人士以及大有荣泰内部员工等多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熊碧波正是大有荣泰和正乾方的幕后老板。相关交易场所也都在2017年初被交易场所“清整联办”列入违规名单。

  王德怡对第一财经表示,由于国家清理整顿已告一段落,通过交易场所组织开展的形形色色的电子盘交易看似偃旗息鼓,但出现了一些新的变种。

  手法“万变不离其宗”

  熊碧波的手法“万变不离其宗”,先招募分析师在公开渠道点评股票,获得投资者信任后,再以欺骗的方式让投资者交易不同的金融产品。

  只不过,考虑到当年其雇用的证券分析师们大多被证监会吊销投资咨询执照,近些年熊碧波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常备分析师团队,并从上海普斯金融研究所招募了一批所谓的“台湾分析师”,组成上海万骁研究所,跟随熊碧波转战各个交易平台。

  而投资者在正规途径并不能查到这些所谓分析师的任何背景,因为他们并不持有任何内地监管部门核发的金融执照,方便随时跳出监管之外。

  尽管熊碧波一直都行事低调,避免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旗下的公司的股东名册中,但第一财经记者还是通过天眼查,发现了各家公司及所涉人员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资料显示,福建润银的大股东陈苏,也是四川润易的法定代表人,还是大有荣泰的法定代表人。福建润银的法定代表人陈鹏,同时是大有荣泰关联公司宁夏大有荣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熊碧波的合作伙伴邓京蓉还担任大有荣泰上海分公司(已注销)的法定代表人。2017年3月,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虚假宣传对宁夏大有荣泰上海分公司行政处罚,罚款10万元。

  当年被证监会处罚之后,熊碧波的团队“作鸟兽散”,只有同遭禁入处罚的汪勇军继续跟随,在公司担任熊碧波的副手。

  至于“正乾方”这个名字,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可能就来自于汪勇军2007年设立的成都正乾方软件信息有限公司(已注销)。这家公司由汪勇军和陈鹏共同持有。

  记者调查还发现,成立仅一年半的正乾方貌似已经有了新的“马甲”。

  今年1月,正乾方关闭了官方网站的微信公众号,公司启用了新名称:北极星(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一部分业务则转入新品牌“荣坤投资”。

  从工商资料看,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东与正乾方的股东看似也没有交叉。但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它们和正乾方其实也是同一批人员在操作。

  一家以提供投资建议、代理客户开设金融账户为主业的团队,不在意品牌的长期价值,频频“变脸”,隐藏股东间的关联关系,同时又不断遭到客户或投资者投诉。这种不寻常的现象已经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股市黑嘴变脸重出江湖 投资者陷喊单陷阱血本无归》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