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红周刊》独家对话查理· 芒格:你不需要投资很多东西才会富有

2018-08-04 09:36:27 证券市场红周刊  本刊 谢长艳

  · 序语· 一本收录芒格近20年来主要公开演讲内容的《穷查理宝典》,让无数投资者如甘露入心、醍醐灌顶。当和巴菲特的导师与人生合伙人、当代最伟大的投资思想家、伯克希尔· 哈撒韦公司副主席查理· 芒格先生坐到一起,他的天才智慧便在其每一句话中静静流淌。

  芒格先生乐于敞开自己的思想,更一心为投资者们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倾吐伯克希尔是怎么用杠杆的,他还原自己曾错失50亿美元的投资机会,他鼓励投资者拥抱中美两国国内的最伟大公司,他希望投资者能做个理性的人以及应该拥有怎样的有意义的生活。

  说话时,芒格先生总不忘喝一口冰可乐。要知道,通过投资可口可乐,芒格先生背后的伯克希尔获得的投资回报达到1312.78%。

  《红周刊(博客,微博)》:首先,非常感谢芒格先生接受《红周刊》的专访,这次采访不仅是《红周刊》的幸运,更是国内投资人之幸!收录芒格先生演讲稿的《穷查理宝典》被国内价值投资者誉为投资“圣经”。从这个角度说,国内投资人和您虽然隔着一个太平洋(601099,股吧),但并不陌生。作为价值投资思想大师,您的投资理念影响了一大批中国国内的职业投资人。希望通过这次采访,能够给国内职业投资人传道、授业、解惑,让国内的职业投资人在价值投资的路上能够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芒格:我将尽可能提供帮助,回答你们提出的问题。

  投资者如何做到耐心

  《红周刊》:首先和您交流的是职业投资人如何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

  您一直强调,投资要耐得住时间,用中国话讲是“十年磨一剑”。在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您再次强调,投资“要找到好的机会并且去长期坚持”。很多投资人知道这个道理,但却耐不住时间的寂寞最终投资无果。怎么才能做到知行合一呢?

  芒格:如果把投资当作在赌场赌钱,以赌博的方式投资就不会做得很好。因为你会很在意目前的结果,没有耐心。这种在赌场的人和我的投资风格就不一样,不是我的信徒,就不能做到知行合一。资本市场有许多愚蠢的赌博者,这些人的成绩不如有耐心的投资者成绩好。

  我建议中国的投资者,少赌博多投资。投资追求的是一个长期的结果,而不是像在赌场一样立刻就有回报。

  《红周刊》:更少赌博,更多投资,投资就需要耐心。那么耐心是天性的东西,有的人有耐心就适合投资,如果没有耐心就做不了投资?

  芒格:有一些事情是天生的,但是有一些事情是后天可以训练的,耐心是可以后天锻炼出来的。美国有一种说法“long attention span”,就是长久注意力持续时间,是看一个人对一件事情的注意力有多长。在中国的文化里,有很多人很长时间去专注于一个事情,教育也一直强调要对一件事情要专注很久,直到完成。这是人们非常非常希望拥有的特性,因为如果你能长时间深入、努力地思考某一方面的问题,你就会更有可能获得正确的答案。

  虽然中国的文化里一直强调做一件事情要专一,直到完成,但这样的教育文化里却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即资本市场中还是有很多人投机、不专一,这就和文化不太相容。要做一个长时间的结果而非短期,可有很多中国人不会注意这些,所以就做不到“找到好的机会并长期坚持”。

  为何理性在投资中最重要

  《红周刊》:除了耐心,芒格先生您还曾经说过,对投资人最重要的一个词是:理性!为什么理性最重要?而不是知识、智力、耐心等?这也是国内职业投资人希望向您请教的问题。

  芒格:绝对是这样,绝对是!理性最重要。什么是理性呢?理性就是实事求是。而绝大部分人看世界,是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如果这样,就像通过变形的眼镜看这个世界,有多少知识、耐心都没有用。因为你看到的世界就是脱节的,没有理性的态度,其他都没有用。

  《红周刊》:但人大部分时间都是非理性的,那么请问芒格先生,投资人靠什么获得并保持理性?

  芒格:你必须用心、努力去做到理性,而且你必须重视、在意理性。如果你自己都不在乎,就不会努力去做到理性。那你可能就一辈子不理性,那么必然会承受糟糕的结果。

  成为理性的人也是儒家的态度。就像孔子所说,是道德上的责任,而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成为理性的人。我会比其他人更进一步。

  《红周刊》:我想成为理性的人,该如何突破和进步呢?

  芒格:你需要一辈子的努力,并且需要大量地阅读。

  《红周刊》:芒格先生您也说过,投资不容易,因为在这个市场上我们看到的多数都是假象,那么怎么样理解投资人看到的都是假象,那么真相又在哪?我们怎么样获取真相?

  芒格:有许多人认为市场就是真理,即市场通过其运行的轨迹可以告诉人们公司价值的所在,但这不是伯克希尔或查理· 芒格投资的方式。我们做投资,只有价值远高于我们的支付价格时才会投资。我们要对公司本身做深入研究、理解公司的价值,然后等待某个标的的价值低估再去买入它,通过这种行为进行长期的投资。价格充满了欺骗性,而真相就是公司本身真实的价值、天然的价值,理解了这一点才可以真正的赚钱,我们对于市场中的赌博者不屑一顾。那些仅靠关注价格波动,而耗费自己的时间去投资的行为,是很愚蠢的。

  中国何时会出价值投资大师

  《红周刊》:在中国,很多职业投资人以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为偶像,请芒格先生结合美国的市场谈一谈,现在只有三十年历史的中国资本市场,需要一个怎样的条件、多长时间才能培育出像您两位这样的投资大师?

  芒格:中国内地市场将产生许多成功的投资者。看一看中国香港市场,就会得到答案。因为香港市场比内地时间长,市场经济和证券市场都比较发达,很多中国内地人也参与到香港这个市场化、秩序良好的证券市场中。接下来几十年,中国内地市场也会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复杂,市场中的投资者也会变得越来越优秀,也会广受尊重,这里面一定会出现其他大师。

  香港的例子可以很好地证明中国将来的情况,在证券市场真正赚了大钱的都是那些发现了长期投资目标能够持续持有的人,而不是那些短期交易、赌博的人。

  芒格一生就投资了三个公司

  《红周刊》:请问芒格先生您这一生中,最满意的一次投资和最不满意的一次投资是什么?

  芒格:最成功的投资是买伯克希尔· 哈撒韦的股票,我当时以每股16美元的价格支付,现在的价格每股几乎30万美元。当然,这笔投资花费了很长时间,是一笔长期投资。我喜欢伯克希尔的工作人员以及文化,我喜欢和我一起做投资的人,我就在那里坐等长达50多年。整体来说效果很好。这是我非常满意的一次投资。

  还有许多类似于此的故事。

  李录和我一起在中国投资有15年了,我们买入了很多股票,卖出的很少。这也是非常满意的投资。

  《红周刊》:那您最不满意的投资呢?

  芒格:这个……,我没有做过太多坏的投资,所以我不得不想很长时间(笑)。有一些小的,但不是太多,我想半天也想不出来,我的投资里还没有比较差的投资。

  我今年已经95岁了,我这一生也就投了3个公司,一个是伯克希尔,一个是好市多,最后一个是与李录合作的基金。

  你不需要投资很多东西才会变得富有。

  芒格、巴菲特为何喜欢中国人

  《红周刊》:芒格先生谈到了中国和中国市场。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也有一万多人来自于中国,5万人中有25%来自中国。

  芒格:我知道。这非常、非常特别。《纽约时报》采访我时,也问到了我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的这么多中国人对伯克希尔· 哈撒韦、对芒格和巴菲特感兴趣?

  《红周刊》:您觉得是为什么?其实除了来到现场的,中国国内还有更多的职业投资人虽然没到现场,却全程在关注和学习您。

  芒格:也许是书(《穷查理宝典》)的原因。但为何中国人喜欢这本书?我觉得答案是:这本书有儒家的味道。中国有着深刻的儒家精神特性,要求人们做事谦逊,不管你多么富有或拥有多大权利。儒家精神要求人们不断学习、不断工作、行为要有尊严、有理性、改进已经达到的事情。而这些思想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碰巧沃伦· 巴菲特和我的行为方式很像那些非常认真信奉儒家思想的人。

  还有另一个原因使我受到中国人欢迎,因为沃伦和我真的喜欢中国人。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了(笑)。现在你们会问,为什么这两个奥马哈“男孩儿”这么喜欢中国人(笑)?

  《红周刊》:为什么呢?

  芒格:有些事情,许多中国人不理解。如果你从一个美国公民的角度看中国,看到的是这样的事情:中国人最初来到这里(美国)是100年前,是为了建设横跨北美的铁路,这条铁路要穿过陡峭山脉的山口。建设这个太难了,有很多人死于建设中,甚至当时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后来为了此事,美国引进了大约15000名中国苦力劳工,在那个年代,这些劳工实际上就像奴隶一样工作,但他们真的把铁路建成了,而美国人自己是建不成的。这件事情当然给美国人留下了非常良好的印象。(备注:北美大铁路:即美国太平洋铁路,全长3000多公里,穿越了整个北美大陆,是世界上第一条跨洲铁路。这条铁路为美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这条铁路成就了现代美国。该铁路的修建,凝聚着众多华工的心血和智慧。铁路1863年1月动工时,计划至少需要14年完成,但最终只用了7年时间。西段1100公里的修建工作,有95%是在华工参加后4年完成的。火车开通后,从纽约到旧金山只需要7天。法国科幻小说家儒勒· 凡尔纳在《八十天环游地球》里说:“如果没有它,八十天环游地球的梦想永远只是梦想。”)

  岁月流逝,现在来美国的移民,早已不是当年的苦力劳工了。这些亚洲人,如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都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来到美国后,迅速成为了医生、律师、教授、商人等等,在各行各业取得了很大成功。如我们去听纽约交响乐团的演奏,会看到很多中国人的面孔,交响乐团里曾经没有中国人,但现在看各种最难的演奏乐器很多是华裔面孔在演奏。

  这些人很受美国人欢迎,而且他们也不会引发大麻烦,就是不断地获得成功。所以很自然地,我们喜欢中国人。我觉得,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不了解华裔美国人表现有多么出色,华裔在美国人眼中的形象是多么成功。

  所有事情当中有最极端的一件事,没有人能预先料到,也没有人谈到。你们可以在杂志中写写这件事。

  因为中国曾经比较贫困,人口过多,以往如果一对美国夫妇没有孩子,可以去中国领养一个非常贫穷家庭的女孩儿。在美国每一个较大城市中,人们都知道领养来自中国偏远农村而且被弃养的中国女孩儿,是最佳选择。因为平均来说,这些被领养的孩子可能要比他们自己的孩子更优秀。每个美国私立学校中都有很多来自中国农村被弃养的中国女孩儿,她们总是获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虽然她们有着贫困的家庭背景。她们遍布美国,这是非常戏剧性的现象。明尼苏达有很多中国女孩儿,她们在交响乐团中演奏那些难度很高的乐器。所以,每个要收养孩子的美国人首先考虑的是不要(领养)美国的孩子,而要领养中国的女孩儿。大多数在中国的人不会了解这种现象有多么极端。

  这会让我们对中国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你们(作为媒体)应该写写这方面的事(笑)。

  儒家思想及中国投资机会

  《红周刊》:您刚才提到儒家思想和《穷查理宝典》很多地方是相通的,您也提到了孔子、您和巴菲特的行为方式也像信奉儒家思想的人。那么儒家思想对于投资会起到什么样的正向推动作用呢?

  芒格:如果你是一个更好的人,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如果你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孔子讲的这些,你有什么不喜欢么?虽然孔子之后的世界已经经历了2500年的变化,今天的事情孔子不知道,但他对人生的基本态度、对人生的基本理解和现代文明没有什么不相通的地方。

  《红周刊》:谈了中国人、儒家思想,再谈谈中国的投资机会吧。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会上,您提到了中国的未来是很光明的,而且已经在中国寻找猎物。我们特别感兴趣,中国现在的资本市场处于怎样的阶段?是不是像您说过的,会是1973年、1974年或者是1982年的美国那样,一个猪猡也能赚钱的美好时代?

  芒格:对于投资者来说,拥有更多的价值就是你买入中国最好的公司,或者买入美国最好的公司。比较中美两个证券市场,我认为中国最好的公司当前的价格要比美国最好的公司价格便宜。所以,中国人不必去国外寻找好的投资,在自己的国家里就有很多机会。在中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公司,目前价格非常合理。(《红周刊》采访芒格先生的时间是奥马哈时间2018年5月6日。)

  《红周刊》:您看到的价格非常合理的公司是谁?或者是什么方向?

  芒格:噢,我们不能告诉你(笑)。总之,中国市场正在越来越向外国投资者开放,来自国外的参与越来越多,市场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健康。这些都很好,最终会推动市场价格上涨。

  伯克希尔对科技股的态度

  《红周刊》:伯克希尔的投资标的都是以消费品和工业品为主。2011年开始投资IBM,到现在成为苹果的第二大股东,一季度时还增持了苹果7500万股。从消费品、工业品到投资科技股,这种投资的转变,是新的能力圈的拓展吗?

  芒格:目前,要在美国市场寻找很好且价格足够低的投资品,对于伯克希尔来说很难,我们几乎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总而言之,你也可以说苹果是一个电子消费品公司。沃伦说,相对于计算机科学而言,我们对电子消费品的了解可能会更多,这是伯克希尔买入苹果股票的原因。

  还要强调一下我们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如果你要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必须坚持不断学习。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情况在变化,现实在变化,我们的投资也会变化,我们不会故步自封。

  《红周刊》:美国的五大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谷歌、Facebook、微软,中国职业投资人也多有配置,除了苹果,伯克希尔未来会更多地关注科技股么?

  芒格:我们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懂,我们也不会不懂装懂,我们只做我们懂的东西。我们唯一公布的已经投资的公司是苹果。我想,沃伦说的是与其他那些公司相比,我们更了解苹果。我们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们投资于能力能找到的、看起来能够提供良好价值的投资对象。

  看看我们对航空公司的投资吧。在几十年里,我们都在拿投资航空公司开玩笑,沃伦有很多这方面的笑话,黑了航空公司几十年。(备注:巴菲特曾说过一句名言,“在莱特兄弟发明的飞机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小鹰镇第一次试飞成功之前,如果有个资本家击落它的话,那么全球各地的投资者也许会有更好的投资局面。”)但突然之间,我们买入了每家航空公司的股票,因为航空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大幅下跌,是那么便宜,非常有潜力。条件发生了变化,我们都愿意拥有航空公司股票了。

  和航空公司一样,几十年时间里,沃伦和我也都不喜欢铁路股票。几十年之后,我们开始买入铁路的股票,因为世界变化了、技术也发生变化了,最后只剩下了四个大的铁路公司。最后,我们买了四家之中最大的最完整的铁路公司。

  我们改变了,是因为世界改变了。这就是我们的投资逻辑。当现实发生变化,难道你的思想不应该发生变化吗?

  《红周刊》:在过去50年,美股市场给投资者带来超额收益的都是与人们生活相关“吃、喝、拉、撒”的股票。最近10年亚马逊、苹果这种科技类公司开始发力。那么,您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会复制美国这条路吗?

  芒格: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同样在中国发生。

  工作、生活和学习

  《红周刊》:作为天地间有情感、有思想的存在,您觉得一个人怎样生活才是更有意义的?

  芒格:其实挺简单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如果要做好人,就坚持每天都做个好人,一天只能过一次,坚持到足够的天数就变成好人了,也就会有好的生活。如果我想要戒酒,就每天坚持不喝酒,坚持到足够的天数就戒酒了。如果想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就把每天过得有意义,坚持足够的天数,人生就变得有意义了。

  《红周刊》:那么说说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吧。您和沃伦先生多久见一次面?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们互动频繁甚至需要见面探讨?

  芒格:我和巴菲特也不是经常见面,主要是通过电话聊天。我们不会特别的急,所有的事情都比较慢。举一个例子,我们公司去年的净资产增加了650亿美金,我们公司增加了多少人呢?一个都没有。我们之所以可以那么长时间不见,是因为没有任何官僚体系,也没有中间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就是有事就聊,没事就不聊。

  《红周刊》:芒格先生,您一年读几本书?

  芒格:噢,他们知道我喜欢书,送给我许多书。我一周读二十本书,我有许多书,什么类型的书都看。我读了许多传记,一些历史方面书籍,我几乎不读小说。

  价值投资者为什么长寿

  《红周刊》:在投资界,价值投资大师普遍长寿,您和巴菲特先生就是价值投资长寿的代表,您今年95岁、巴菲特先生88岁。这是偶然的,还是与做价值投资有关?

  芒格:我们来分析一下,在美国,谁长寿?是教授、法官、价值投资者。谁短寿呢?是记者、酗酒的人、过度吸烟的人(笑)。

  在美国,记者倾向于吸很多烟,喝很多酒,他们有许多事情要赶时间,什么时间要完成什么事情。总是处于压力之下,所以有的人年纪轻轻就去世了。而法官只是坐在那里,遵循法庭的规则,时间以自己的时间为准,而不是其他人的什么规则,没有人命令或告诉他们该做什么,需要作出判决。而律师就不是,有些诉讼律师也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有许多压力,许多问题,时间不由自己支配。

  那么回到投资,价值投资者是让市场来为我们服务。如果是那种短视的、赌博一样的交易员,情况是最糟糕的,他们压力山大、每个时间都想着赚钱,而且他们大多喜欢抽烟、喝酒,所以说短期交易员“走得最快”。

  我知道我正在和一位记者谈话(笑),如果你不喝酒不抽烟,那么你(指记者)会长寿。但比较来说,我还是认为大学教授更长寿(笑)。

  价格回归价值的神秘之处

  《红周刊》:芒格先生,接下来和您交流的问题是国内职业投资人否极泰基金的总经理董宝珍先生在投资中的困惑。因为一些突发原因他未能来现场与您交流,我们代他提问,并代为转交给您这份“15年茅台(600519,股吧)酒”以表寸心。

  芒格:送我“15年茅台酒”的人,就是我的人啦。如果他有任何问题,我都会很高兴回答。哦,我要问李录,为什么你送我的酒这么便宜!(笑)。

  《红周刊》:我会把您的原话转达给董宝珍!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价格回归价值的。美国曾有议员问格雷厄姆:“是什么力量使价格最终回归于价值呢?”格雷厄姆说:“这正是我们行业的一个神秘之处。对我和对其他任何人而言,也一样神奇。但我们从经验上知道,最终市场会使股价回归于价值。”格雷厄姆先生没有给这个问题提供答案,导致价值投资理论大厦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根支柱!芒格先生您能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吗?

  芒格:当事物变得有价值时,它就会被认为是有价值的,这是很自然的。比如,雪佛兰汽车,买一辆10年的旧车的花费只相当于一辆新车的三分之一,但每个人都知道一辆新雪佛兰比一辆10年的旧车值钱。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就会认识到价值。

  虽然疯狂的股票交易者短期会做出疯狂的事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会取胜。

  想一想,我们在伯克希尔并没有做什么,但是有大量资金投入到我们的股票中,我们从10万美元开始,很快我们就有了1000万,而现在我们的股票值得更多了,最终股票价值会增长是很自然的事情,重要的是时间。格雷厄姆说短期来看股票市场是一台赌博机器,但长期来看它是一台称重机。市场在长期内将会搞清楚真正的价值是多少。

  所以在这个市场中最重要的就是时间,有了足够的时间,价值才能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尤其价值增加的时候就会被发现,这个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情绪博弈的重要性

  《红周刊》:伯克希尔选接班人的条件是:第一,独立思考;第二,情绪稳定;第三,对人性和机构的行为特点有敏锐的洞察力。请教芒格先生,在这三个条件中,我们自然地得出一种认知,在伯克希尔看来投资最重要的是人性博弈,是情绪博弈,而不是估值,不是预判企业未来。这种理解对吗?

  芒格:绝对是这样。人性在一个大型官僚体系中会做出糟糕的决定。如果你和一个大型官僚体系打交道,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你能够越早明白如何与其打交道,你的情况就会变得越好。在任何事情上你都应这么做。预测现实,适应现实。

  核心的观念就是理解这个世界本来是什么,而不是去理解成你想要看到的世界。

  运用25种误判心理学的重要性

  《红周刊》:芒格先生说:“在所有人们应该掌握却没有掌握的模型中,最重要的也许来自于心理学……”芒格先生给了我们25种人类误判心理学的模型,让国内职业投资人受益匪浅。作为职业投资者,如何避免那些误判,使自己保持正确的心理状态,去分析信息和学习进步呢?(备注:《穷查理宝典》提到的25种误判心理学:1.奖励和奖惩 超级反应倾向;2.喜欢/热爱倾向;3.讨厌/憎恨倾向;4.避免怀疑倾向;5.避免不一致倾向;6.好奇心倾向;7.康德式公平倾向;8.艳羡/嫉妒倾向;9.回馈倾向;10.受简单联想影响的倾向;11.简单的、避免痛苦的心理否认;12.自视过高的倾向;13.过度乐观倾向;14.被剥夺超级反应倾向;15.社会认同倾向;16.对比错误反应倾向;17.压力影响倾向;18.错误衡量易得性倾向;19.不用就忘倾向;20.化学物质错误影响倾向;21.衰老-错误影响倾向;22.权威-错误影响倾向;23.废话倾向;24.重视理由倾向;25.lollapalooza倾向——数种心理倾向共同作用造成极端后果的倾向)

  芒格:那些内容来自所有大学的心理学入门课程。如果你没学过,交学费大学就可以教你。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思考这些问题。我用我自己的例子去和大家说,不去思考这些问题后果有多严重。

  正如我在书中(《穷查理宝典》)所说,几十年前有人向我报300股Belridge Oil(贝尔里奇石油公司),美股只要115美元,当时我看了这个公司之后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卖,于是就买了下来。过了一天之后,又说还有1500股可以买,然而这时我没有现金了,需要卖一些其它的股票,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我感觉比较麻烦就没有买。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没买那1500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后来涨了很多(备注:《穷查理宝典》提到,在芒格买入300股Belridge Oil公司股票不到2年后,壳牌收购了Belridge Oil公司,价格大约是每股3700美元。这一部分属于25种误判心理学的第十四种误判,即被剥夺超级反应倾向,在这种倾向中,经常因为小题大做而惹来麻烦。),今天这个错误加上机会成本大概让我损失50亿美金,这是一个比较愚蠢的决定,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决定之一。这个正好补充刚才你们问的,我最失败的投资是什么。

  导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个相对比较,买1500股不是那么容易,比较麻烦;另一个是这个公司的总裁酗酒,这也是一个误判心理,总裁酗酒,但他石油公司的石油不酗酒。所以,我因为两个心理原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我过于纠结那个人喝那么多酒的事,而对于那个油田有多么好这件事却想得过少,所以我把事情搞砸了。但是这件事应该对你们有激励作用,你可能会在人生重要机会到来时没有抓住它,但仍可以补救。想想那些第一次婚姻很糟糕却有着很好的第二次婚姻的人,许多事情可以得到挽回。

  买入优秀的公司比烟头理论更高级

  《红周刊》:您提出的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的理念,强烈地影响到巴菲特先生,巴菲特先生说,这让他实现了从大猩猩到人的转化!大猩猩显然是不如人更高级的,格雷厄姆的烟头理论和你主张的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的理念有如此大的实质差别吗?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这个理论为何更高级呢?

  芒格:巴菲特说得对,你可以直接进化到人类,可以不经过大猩猩模式。

  良好的公司不断努力工作,最终价值会增长得越来越大,你(作为投资者)什么都不用做。而平庸的公司却不是这样,这些公司会引发你很多的痛苦,却创造很少的利润,如果是这样的公司就将它卖掉,直到找到另一家好的公司。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价格买入一家伟大的公司的股票,然后坐等就行了。

  厌恶杠杆的芒格和巴菲特为何会使用杠杆

  《红周刊》:您一直很厌恶杠杆,那么如果一个确定性的机会,您觉得可以使用杠杆么?

  芒格:说到杠杆,我们也使用一点,因为我们使用一些保险等工具,主要是用浮存金进行投资,浮存金也是某一性质的杠杆。但浮存金的借贷和一般的借贷不太一样,没有固定的借款人到时间要账,我们完全可以自主,这种情况下的杠杆是非常安全的杠杆。我们不必以股票作抵押借入资金。

  如果你给我一个100%的机会,我肯定会用杠杆,问题是没有100%的事情。

  假如你有一个富有的叔叔,他没有孩子,他拥有一家巨大的企业且价值在不断增长。他要把这个公司传承给你,这就相当于有100%的确定机会,你肯定要去,难道你还要做别的事情?这就是很安全的杠杆,你对确定的机会要双倍下注。

  看看那些多少年来在香港赛马中赚钱的人,每周赚10万元,他们有自己的公式,但他的下注不能太大,太大就会改变几率,那是事情运转的方式。当他们确信时就赌多一些,不确信时就赌少一些。很明显是这样。

  《红周刊》:再次感谢您接受《红周刊》的采访,我的问题结束了。希望下次还有机会采访您。非常感谢!

  芒格:不客气。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红周刊》独家对话查理· 芒格:你不需要投资很...》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